一剑独尊有声小说免费听全集

在线播放地址

【强烈推荐】下载APP 看片速度提升100%
一剑独尊有声小说免费听全集
 
他十岁了。Huku人一生只剃过两次头发,一次是在十岁时,一次是在临死前。草原上的牧民以水和草为生。妇女很难怀孕,许多婴儿夭折。因此,孩子们很受喜爱。十岁以下的男孩被视为婴儿,仍然保留着胎儿的辫子。在他们十岁生日那天,他们一家剃掉了孩子的头发,在上面涂上了血和酒。从那以后,他们是可以上战场的人。如果huku部落在战争中杀死一个带着胎儿毛发的孩子,这是一种不人道的罪行,作为回报,他们将被消灭。
 
“那时候,你有点秃。那是你生日后的几天。”方竹仙摇了一把圆扇,晚风吹来洁白的衣裳,婀娜娴静。
 
卓颖已经不记得十岁时是什么样子了。然而,他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方竹的那一刻。
 
小时候,他被遗弃在成千上万军队的红色医药场上,昏倒在地。当他醒来时,战斗的声音已退到很远的地方,许多汉人离开了战场,从他身边一个接一个地走过,重新编组了队形,没有看他这个年轻而虚弱的人。他坐了起来,把这个小玩具像匕首一样攥在腰间。他不知道该不该哭。就在这时,一匹红马停在他身边,马鞍上的中原男孩弯下腰看着他。
 
中原青年脱下铠甲,下面美丽的袍子沾满了鲜血和沙子。原来鲜艳细腻的图案在血色中突出,是一种惊人的美。Huku人一向看不起中原人的丝绸衣服。它们不耐寒,不耐用,不撕裂。他们和他们的人民一样软弱。然而,也有从中原来的人,他们微笑从容,脸上和身上都有血迹,并不害怕。
 
孩子乌黑美丽的瞳孔像小动物一样盯着男孩,显示出他年轻的决心和意志。

 
“我问你的名字,你回答了一个奇怪的问题。我还以为你不懂中文呢。”方竹扔掉圆扇,伸手给卓英添茶。
 
卓颖笑了笑说:“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?”我几乎记不清huku方言说了什么。”
 
方竹也笑了:“一大串。我听说我的头长得像卓英,所以就把它当作你的名字。”
 
卓颖没有说话。茶杯里的月影碎了。他茫然地看着它。
 
“十五年了,你想过回漠北吗?”
 
卓颖的胸口好像一下子开了一个洞。Mobei……一个我以为此生无法回头的地方。
 
长城外的平川,冬夏变化无穷,一年到头都有风沙飞石的日子。只有在夏天,草在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里疯狂地生长,迫使草原上的人们在豺狼、天、大雪和霜冻、死亡之前飞奔。上帝只给了草原人这样严酷的生活,但在这样的日子里,草原人依然保持着游戏歌唱的心。他们过着平静的生活,把生活看作是骑马、射击和摔跤的游戏。那些迟钝的人会死去,那些犹豫不决的人会死去,那些软弱的人会死去,那些没有人那么熟练的人会毫无怨恨地死去。
 
有说不出的快乐和衷心的家乡。然而,因为它是一个huku man,它是一个承诺,不容易移动。
 
卓颖垂下眼睛,看着手中薄薄的青瓷茶碗。透明的碗边渐渐悄无声息地裂出冰的图案,黑曜石般的瞳孔里闪着金光。我的养父很少说这样的话。等我回去,你这三年就白费了吗?你难道不是世界上最没用的人吗?”
 
方竹的嘴唇笑得更厉害了。“人们说,几千年前,北方草原上有一个叫四九的人。他花了12年的时间试图驯服天马。他终于找到了骑天马的机会,直到他像石头和草一样的头发。天马又在天地间的彩虹、云和电上嘶鸣驰骋了12年。四久又在马背上呆了12年。最后,天马愿意驯服四九,变成了一个女人,生下了四个孩子,这四个孩子就是huku Sibu的祖先

在线播放地址

【强烈推荐】下载APP 看片速度提升100%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pcstuds.com/sm/1167.html